為什么說區塊鏈是未來全球財富的新方向

    12月25日,在“構信無界―數字通證高峰論壇暨SLA年終盛典”上,區塊鏈經濟學者、國家信息中心中經網管理中心副主任朱幼平就“區塊鏈未來的發展方向”作了主題演講。

  這位被業界稱作“鏈改第一人”的區塊鏈思想家,曾長期工作在國家科技和經濟領域的研究部門第一線,對中國經濟的發展形勢和前景皆有獨到見解,更就區塊鏈和數字經濟的發展輸出過非常多前瞻性觀點。上個月,朱幼平在中國銀行保險報上發表的“未來所有的金融企業都是區塊鏈企業”一文更是引發了金融圈的震動。

  此次演講中,朱幼平突出強調了區塊鏈“萬業可用、萬人可進”的巨大能量,詳細闡述了區塊鏈之所以能改造世界背后的基本邏輯,從多個角度論證了區塊鏈和數字經濟是未來全球財富的新方向,并且指出2019年發展區塊鏈技術正當時。

  小蔥特對朱幼平本次的演講作了整理,以便讀者迅速了解其對區塊鏈未來發展態勢的解讀和預判。

  區塊鏈的能量遠超5G

  朱幼平認為,今年10月24日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講話主要有兩大看點。

  首先,直至目前社會上對區塊鏈仍有很多誤解,區塊鏈本身也有很多負能量,但為何這樣的區塊鏈會一下上升到國家戰略,值得思考。

  其次,回顧歷年總書記在政治局學習的主題,2016年是“網絡安全”,2017年是“大數據”,2018年是“人工智能”,2019年按照業界推測應該是“5G”,因為5G技術在整個2019年都非常非常重,但最終卻是“區塊鏈”。

  由此,朱幼平認為,至少可以從中得出兩個結論。

  第一個結論,區塊鏈的能量、它對社會的作用都超出了5G。即使過去區塊鏈領域被部分投資人搞的有點亂,但它在經濟發展、財富創造上涉及的量,極大超過了大數據、人工智能、5G等其他技術,所以才能得到中央最高領導的青睞。

  第二個結論,“區塊鏈賦能實體經濟”的邏輯是對的。在總書記講話的指引下,各省委書記、國企領導、乃至社會大眾,都在解讀和理解其講話精神,并開始著手推動區塊鏈的產業落地,推動其在各行各業形成各種應用,可見未來區塊鏈會極大賦能實體經濟。

  “這個行業的春天就要到了,剛開始這個行業增長很緩慢,但如今已經到了一個非??焖僭鲩L的時代”,朱幼平表示。

  數字貨幣至少還有100倍增值空間

  區塊鏈發展邏輯需要補充新內涵

  朱幼平指出,經過11年的發展,區塊鏈行業已經積累了一些技術和基礎,發展到2019年,雖說還有很多問題,但基本上能夠去大規模商用,并且也已基本形成了區塊鏈的業務生態,這個生態為下一步區塊鏈的進一步發展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礎。

  但他認為,區塊鏈行業還存在一個問題是,過去那種邏輯沒有形成完全的閉環,過去的邏輯是大多是發個幣,讓后面的韭菜給前面的韭菜買單。

  “到了現在2019年,區塊鏈的發展邏輯應該要補充新的內涵,要把這套邏輯同實體應用結合起來”,朱幼平表示。

  區塊鏈是未來全球財富新方向

  朱幼平將全球財富的價值與數字貨幣的價值進行了對比,并指出區塊鏈和數字貨幣的增值空間巨大,是數字時代新的經濟增長點。

  目前,全球衍生品市場價值532萬億美元,全球債務市場大約247萬億美元,全球證券(股票),累計約77.7萬億美元(中國8萬億美元,香港3萬億美元),房地產市場約217萬億美元,全球的貨幣(M2)累計95.7萬億美元。

  而目前數字貨幣價值約2000億美元(50%以上是比特幣),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數字貨幣市場還會長大,將來可能還有很多倍數,朱幼平認為“至少還有100倍的空間”,而之所以如此看好,源自兩個原因。

  一是因為區塊鏈數字經濟爆炸的巨大前景。

  二是因為傳統的業務都存在各種問題,增長動能皆已觸達天花板。

  比如石油,隨著中國燃油車全部改造成電動車,石油需求會銳減,增值空間不大;房地產也到了一個發展瓶頸期;債務市場,由于全球經濟的不景氣,很多銀行都出現負利率。

  區塊鏈改造世界背后的邏輯到底是什么?為什么區塊鏈“萬業可用、萬人可進”?

  在朱幼平看來,區塊鏈之所以能夠改造世界是因為它擁有巨大能量,具體表現在四個價值支撐點,這也正是朱幼平提出的區塊鏈“四梁八柱”概念中的“四梁”:一是技術創新,二是金融變革,三是數字轉型,四是社區共享。

  技術創新:“區塊鏈最大的本事就是能搭建一個安全可信的平臺”

  “技術創新主要表現在區塊鏈具有防偽、防篡改的功能,區塊鏈最大的本事是能搭建一個安全可信的平臺,可信到能在區塊鏈上轉錢”,朱幼平表示。

  互聯網時代無法通過網絡直接轉錢,因為容易被別人篡改和攻擊,所以有人稱區塊鏈是互聯網的“二代”,又叫“升級版”?;ヂ摼W解決了信息傳遞的效果,區塊鏈解決了價值傳遞的效果。信息傳遞很重要,但價值傳遞更重要,因為每個人起早貪黑忙碌,都是為了掙更多收入,區塊鏈恰恰在這個領域幫我們提高效率,這就是它價值重大的地方。

  “未來區塊鏈會和量子計算、5G、大數據、人工智能這些技術結合,構建成“數字社會/數字時代”財富的基礎設施”,朱幼平強調說,因為區塊鏈在安全可信方面是“強”項,但在效率上還不夠好,需要通過量子計算、5G等技術來補充它的“弱”。

  金融變革:“民間金融和自金融會有更好發展”

  “在金融變革上,區塊鏈最大的本事是‘代碼信用’”,朱幼平認為。

  現在的金融體系是權威機構信用,銀行/證券背后都是國家信用,都是權威信用,但通過區塊鏈的代碼信用(或客觀信用)進行偵查,會對現在的金融體系產生更強大的進步。

  “由此形成‘雙信用’,既能提高現有金融系統的信用,還能提升現有金融系統的速度,減少現有金融系統的成本”。

  最簡單的例子就是,區塊鏈和數字貨幣的引入能解決現在跨境匯款中時間長、手續費高、流程復雜的問題。他斷言,未來所有的金融企業都是區塊鏈企業,未來在區塊鏈上做銀行業務,現在這些漂亮的銀行大樓、復雜的商業環境都會節約下來,成本會大大減少。

  區塊鏈對金融領域的第二大影響是,銀行通過區塊鏈搭建的平臺所做的金融,可以建立銀行金融體系最好的風控機制。有了區塊鏈上不可篡改的數據,可以有效避免錢投放到實體經濟的過程中的一些人為風險,提高風險防范。

  此外,朱幼平認為區塊鏈在金融領域的前景,更值得期待的,還是民間金融和自金融會有更好發展。他解釋說,三年前,中央國務院公布了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28條,其中有一條叫支持民營去辦金融,將來我們自己也能辦銀行,可能自己也可以辦數字交易所,在風險可控的情況下,或許還可以自己發一些數字貨幣,這些都很值得期待。

  數字轉型:“區塊鏈能有效解決工業化晚期的‘產能過?!瘑栴}”

  “區塊鏈將催化數字轉型,有效解決‘產能過?!瘑栴}”。

  朱幼平指出,當前我們已經發展到了工業化的晚期,工業化晚期有一個最大的問題便是“產能過?!?,因為個人需求的標準更高,越來越傾向于個性化,而工業時代生產的產品都是統一化、批量化生產的,“統一化的生產”遇上“個性化的需求”,就會產生“過?!?。

  他認為區塊鏈就可以幫忙解決這個問題,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

  首先,通過防偽、防篡改的數據,區塊鏈可以把消費者的信息準確地傳達給生產者,讓生產者按照消費者需求進行有效供應,在不犧牲工業生產批量效益的情況下,解決大眾的個性化需求。

  其次,通過區塊鏈信用平臺的作用,能把金融系統里多余的錢,有效引流到支持實體經濟的平臺當中去。需要區塊鏈信用平臺來協助實現這一目標,這叫數字化轉型,數字化轉型是結構工業時代的財富增長模式轉移到數字時代財富增長的新模式的一個有效途徑。

  社會共享:區塊鏈是“公社模式”的新生

  值得一提的是,朱幼平還指出,區塊鏈帶來了社會組織模式上的改變,過去組織財富時大多是以企業為單位,按照老板-員工的體制,而在區塊鏈時代是按照社區的模式在組織和呼吁。

  他認為這種“社區共享”的組織運作模式類似曾經的“公社制度”,是一種共有、共贏、共享的模式。

  在該模式下,可以實現消費者就是投資者,這一點以前無法實現,在互聯網時代,只能通過打折返利,而在區塊鏈時代,不僅可以打折返利,同時可以通過通證享受到項目增值的收益。

  與此同時,區塊鏈帶來的這種“社區共享”模式又將與公社模式走向不同的結局。

  雖說在過去“大鍋飯”的公社模式曾被證明無效,但朱幼平認為“那是因為當時沒有區塊鏈,沒有通證”,無法做到對個人貢獻的精確記錄,也無法對大家做有效激勵。

  而“新的社區共享模式中,個人給自己打工,自己做項目的主人,再加上區塊鏈的準確記錄和有效激勵,是一種完美組合,可以很好地克服原來‘大鍋飯’的弊端,也能克服資本主義前期的‘勞資對立’”,朱幼平說道。

  2019年區塊鏈正當時

  正因為區塊鏈有技術創新、金融變革、數字轉型、社會共享等方面的價值支撐,因此區塊鏈改造世界的可行性和邏輯都是非常堅實、經得起考驗的,區塊鏈是一種“萬業可用、萬人可進”的基礎設施,幾乎所有的業務都可以用區塊鏈來進行升級改造。

  也正因如此,朱幼平早在2018年就提出要“鏈改”,呼吁社會各界積極運用區塊鏈技術。

  他認為,區塊鏈代表的是數字時代,數字時代是百年財富的基礎,因此區塊鏈還有很長的繁榮期,“可能50年都不止”,現在剛經歷11年,因此業內每個人都屬于“先行者”。

  此外,他提出根據Gartner曲線的發展規律,2019年是進入區塊鏈、部署區塊鏈最佳的時間窗口?!癎artner曲線反應的新技術發展規律曾經被互聯網的邏輯驗證過,也必將被區塊鏈的邏輯再次證明,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新鮮事物都會是這種規律”。

  一個新事物誕生后,會經歷一段泡沫期,比特幣在2萬美元時(即2017年12月17日左右)就處在泡沫的頂點,2018年,開始洗泡沫。朱幼平認為現在區塊鏈的發展相當于互聯網2000年左右的時代,“目前正是進入區塊鏈的最佳時間窗口”。

  最后,朱幼平還分享了他所總結的、面對數字時代大潮的降臨時,社會大眾表現出的“觀念”偏差,即“不知道、不相信、不懂得、不敢做和不趕趟”。

  1)不知道:全球絕大部分人還“不知道”區塊鏈是什么。全球共70億人口,其中互聯網39億人,而區塊鏈到現在為止1億人還不到。

  2)不相信:很多人不相信區塊鏈能發揮出那么大潛能,沒有幾個人認可區塊鏈就是創造財富的機器,是未來世界的方向,即使中央為區塊鏈發聲,但底下大多數人的思維跟不上,不僅僅是需要學習,更需要轉變認知。

  3)不懂得:區塊鏈背后的技術還是有一定門檻,很多人并沒有搞明白區塊鏈的邏輯,并不理解為什么區塊鏈是一個大眾創業、萬業可用的東西。

  4)不敢用:由于怕擔風險而不敢輕易使用區塊鏈。但實際上把錢放在銀行也有風險,10%的通貨膨脹率,出現負利率等等。

  5)不趕趟:“不趕趟”是馬云曾經提出的,不過朱幼平指出,馬云已經把電子商務做的無商可務,現在再去互聯網思維下運作顯然有些“不趕趟”,但在區塊鏈思維下卻是“正當時”。


來源:新浪綜合

發表評論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分享:

支付寶

微信

辽宁十一选五中奖规 在线股票平台 GPK钱龙捕鱼涨分技巧 微信捕鱼游戏下载 微乐麻将大庆麻将漏宝 哈灵上海麻将ios下载 意甲二十年二十人 2020股市会到多少点 宜昌大家乐血流麻将 pk10最牛计划网站手机版 516棋牌游戏平台